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uziXzero】无辄(上)



欠q爹的文现在才补一半…【q爹你看我跪的乖巧嘛】
动辄生死离别的爱恋写的太多了,忽然觉得年少的很纯粹的感情也很明媚动人。可惜好久没写东西了,水平跟不上,凑合看吧2333333
先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快乐,大吉大利,今晚…啊呸【X
有缘再见23333333~

【uziXzero】无辄(上)


尹景夑看了看手表,还好还好,才十一点而已。。。。。
好个鬼啊!他愤愤然的将笔纸一股脑的灌进书包里。这两天准备比赛,每天都要泡画室。不过今天确实是太累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自己还不知道。
速度收拾好书包,尹景夑有些忧愁的看了眼窗外黑透了的天。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出校门了。实在不行就翻墙好了。
他将画室的门锁好,转身跺了跺脚,然而灯并没有按照他的希望那样的亮起来。又不是家里的小区,哪儿来的声控灯啊喂。
没有一点光亮的走廊,周围沉默的有些可怕。
在有些特定的情况下,人的记忆力总是出奇的好。尹景夑不自觉的想起之前学姐跟他讲的那个校园怪谈。
“你知道嘛?学校实验楼的三楼楼梯,在白天数的时候是十二阶,但是到了晚上就会变成十三阶哦。”学姐说完还故意向他眨了眨眼睛。
学校总是流传着一些其实自己实验一下就能知道真假的怪谈,然而学生们正是处于想象力发达的年纪,一个两个说的跟真事似的。只是这个时候。。。
尹景夑有些绝望的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假装看不到右上角已经变红的电量。
有些事就算知道是假的,在特殊情况下也显得异常真实呢。战战兢兢的下了两层楼,正好走到传说中的那段楼梯,尹景夑觉得自己的每根汗毛都倒立起来。头一次感觉到上海的盛夏天居然如此凉爽。
“一,二,三。。。十”背后忽然有股力量把他从楼梯上推下去,有个有些稚嫩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恶灵退散!!!!”
莫名被摔下楼梯的尹景夑也顾不得查看膝盖是不是摔坏了,连忙抓起手机照向楼梯口,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你。。。你是。。。是人是鬼?!”
静谧的走廊里回荡起奇怪的回声“是人。。。是鬼。。。鬼。。。”
“我是你爷爷!!!”
事后他仔细的想了想,要是鬼的话,并不会喊‘恶灵退散’这么中二的台词吧。
顺着光亮看过去,尹景夑先是看到了一双运动鞋,紧接着是和他一样的傻不拉几的校服,在往上是一张皱在一起的脸和一双快要哭了的眼睛,还有高举的雨伞。。。
他连忙又照向了运动鞋,这回清楚的看到了映在楼梯上的影子。还好还好,是人。。。尹景夑这才放下手机。
“你推我干什么啊?”那人重重的喘口气,毫不在意的挨着尹景夑坐了下来,完全没想到一分钟前还是他把尹景夑推下楼梯的。“都这个点了,我还以为整个楼就我一个人呢,突然听到脚步声。。。我当然害怕了?”
尹景夑一边卷起裤脚一边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鬼的话你也推不动好吧?”布料摩擦膝盖,有些刺痛,估计是伤到了。一旁跪坐的很乖巧的简自豪见到真的出血了,连忙道歉:“我是一年四班的简自豪,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
看着简自豪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尹景燮不知怎的心情大好,故意伸出手给他:“我走不了了你抱吧?”
“…啊?”简自豪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尖。
“…噗哈哈哈哈哈~逗你的,这么点小伤没事的。”尹景燮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衣角上的土。不过一走路还是透露了其实很疼的事实。
简自豪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伸出手将尹景燮半揽过来,扶着他向下走。
黑夜好像也不那么可怕了呢。
事情过去几天了,比赛的日子也一天天渐近。尹景燮依旧每天那个时间离开画室,不过再也没有见到简自豪。可能是这段时间他作业完成的不错吧?尹景燮低着头喝着果汁,对面的崔仁石唠唠叨叨的数落着他不注意自己的安全。
“尹学长!”尹景燮闻声抬头,居然是简自豪。“诶?好巧啊?”食堂里依旧人流不息,简自豪弯了弯眼角:“真巧在这碰到学长,这个药膏是外敷的,一日三次;这个药是口服的,一日四次,千万别忘了。”说完急匆匆的就走了。
尹景燮将接过来的药放在桌子上,稍微挡住了点崔仁石的眼神。“这小子就是把你推下楼的那个?”“好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崔仁石也不看他,盯着桌子上的药出神:“他怎么知道你在食堂呢?”
“谁知道呢。”尹景燮支着下巴看向窗外,正好看着简自豪和同学打闹着往教学楼走。
真巧啊……
“简自豪!有人找!”简自豪抬起睡出褶儿的脸,一脸迷茫的看向门口,刚过午睡,这个点能是谁来找他啊?
没想到居然是尹景燮。“谢谢你,前几天的药很好用。”简自豪这才想起自己当时一着急就自报家门来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甩了甩校服袖子:“好用就行。学长这是有事呀?”
“嗯…是想摆脱你点事。比赛结束了老师说可以放我出去写生,但是一个画室的同学这周都有小考,想问问你能不能陪我去。”
“啊!好说好说。”简自豪连忙拍着胸脯保证。“去哪儿啊?”
“南山。”
简自豪歪了歪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尹景燮看,过了一会忽然笑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小虎牙。
“好呀。”
尹景燮觉得,那天的阳光真耀眼。
—————TBC—————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