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uziXzero】怎么办

为什么没有李荣浩唱的那版啊=-=郁闷

短篇快打的狗蛋,有些丧,越来越写不出小甜饼了,哭唧唧QAQ

国际三禁。

emmmmm暂时没有别的想说的了,估计这段时间偶尔会炸个尸23333

不要太想我~么么哒~





【uziXzero】怎么办


【夜宵吗?老地方。】

接到微信时,尹景夑还挺奇怪的。他把手机摁回到屏保界面,上面写着4月6号。

好吧,虽然不是寿星,到底还是要迁就不是。关上电脑,拿起外套,准备出门。路过ad的座位时,顺走了一包烟,得到一句“阿西吧”作为回应。

“呐,我出门,一会回来。”

领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听说别的地方还在下雪。尹景夑忍不住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破天荒的那人已经坐在角落里等着他了。见到他进门连忙招手:“这里!这里!”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尹景夑有些不适应,不过既然已经出来了再矫情就没意思了,他拉开对面的凳子,坐好,顺手把外套挂在墙上。

还没等尹景夑开口,对面的人已经絮絮叨叨的开始自言自语了,一点也不显得生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话这么多,尹景夑忍住自己想要摇头的冲动。

其实这样的情景尹景夑早就习惯了,开始是因为语言不通搭不上话,只好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后来呢,尹景夑早就可以听懂那些琐碎的故事,却发现这些故事根本没有自己的位置。作为一个旁观者,自然没有置喙的立场。

可是他还是习惯性的听着,笑着,点头。一晃也过去四年了。

趁着对面的小胖子讲到口渴的间隙,尹景夑终于说了第一句话:“还没祝你生日快乐啊,uzi。”

夹菜的手顿了一下,小胖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寄了礼物到基地了嘛,真的好谢谢你,每年生日都记得呢。”

尹景夑笑着摆摆手,要是他知道简自豪会约他吃饭,也不会选择寄送礼物了。

角落里的光有些昏暗,喝了些酒的尹景夑觉得有些困顿,但是看到对面兴致正好,话题也从生活上的事变成了狗子,再变成了比赛的事,还没有停下的趋势。尹景夑只好抬手从外套中摸出那盒烟。

简自豪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任性的劈手拿过烟,看着尹景夑有些错愕的脸,瘪了瘪嘴,最后只憋出一句:“吸烟有害健康。”

尹景夑忍不住笑出声。他抽烟,还是简自豪教的。。。

现在到轮到他教训他,抽烟不好了。

抽烟是不好,不过他也抽了四年多了,不是吗?

暗蓝色的烟盒就这样被撇在桌子角落,尹景夑低头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大量的气泡冲撞着口腔,最终带着无用的挣扎流进了胃中。

打火机的声音在嘈杂的小店中其实一点都不明显,不过尹景夑还是听到了。他抬头,发现简自豪已经点起了一颗烟。

emmmmmm。。。尹景夑耸了耸肩。“吸烟有害健康。”他说。

简自豪出乎意料的没有回怼回去,而是把打火机扔到他面前。尹景夑也没客气的理由,叼着烟拨弄着烟盒,等着简自豪再次先开口。

他肯定有话说,他笃定的想到。

只是烟都要燃到底了,简自豪才开口说。

“怎么办。”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问的尹景夑一愣。

到底还是要不要继续打下去的问题。简自豪狠狠吸了一口烟,再吐出的烟雾模糊了尹景夑的眼镜。

不过“怎么办”这个词已经离开尹景夑的生活很久了。他最后一次说“怎么办”已经过去了三年零五个月。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得有些多,尹景夑突然觉得有些缺氧。将抽完的烟蒂摁在烟灰缸里,他有点了一根。利弊分析这些东西无论是尹景夑还是简自豪,都已经听过太多太多了,已经没意义了。

“所以说,怎么办啊?”尹景夑学着他的话又说了一遍,“你还想打吗?”

沉默,混着烟雾,越发难捱。

“想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简自豪酒喝得太多了,牙缝中挤出的字带着浓重的鼻音,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简自豪低着头,整张脸埋在灯光的暗影中。

尹景夑抬起的手,伴随着那人颤抖的肩膀,停顿在空中。然后,再一寸一寸的收回到桌子上。任由那人将自己的压力都爆发出来。

听说抽过烟之后再喝酒,会觉得很苦。尹景夑咂咂嘴,真苦。

最后,尹景夑的手还是缓慢的按压在简自豪的头上,将他的呆毛安抚下去,顺手将纸巾塞在他手心。

“无论怎样都好,你开心就好。”

所以说,你这个人,要怎么办呐。

剩下的叹息就安静的飘散在夜里。

拿着东西离开时,简自豪还垂着头坐着,尹景夑也并不打算打扰他。只是错身瞬间,简自豪还是叫住了他。

“烟,戒了吧。”

尹景夑的脚步停下来。

“好。”

站在街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尹景夑忽然想起一句曾经他看不懂的中文。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

嗯,是挺疼的。他笑。



========END=========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