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贺生】【uziXzero】仙度瑞拉

蛋蛋生日快乐~
感觉这个写的并不是很好…
烂尾+强行he
但是好不容易过生日,occ一下应该可以被原谅的吧?
咱们讲道理,我把一个be梗硬掰成he也hin心酸。
那就这样吧,么么哒~
对了,做个日常:不要艾特真人及相关人员。互相尊重是底线=w=


【贺生】【uziXzero】仙度瑞拉


灰姑娘要变成公主,
才能和王子在一起。
可是当灰姑娘终于成了公主,
王子又会去找下一个灰姑娘。

被insec拉着去找rookie的路上,zero还没太睡醒。认床的坏毛病使他的眼底乌青一片。所以在幽暗的走廊里被人撞了一个趔趄的时候,他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insec皱眉头。
“刚才谁跑出去的是谁啊?”insec抢过rookie怀里的薯片,装作很漠不关心的问道。
“哦?哦。tabe啊。”
几步远的ig教练,好像还在愤怒的说着什么。
zero揉揉肩膀,痛的有些隐晦。
关于tabe,zero听过不少传言。除去他退役后干的这些糊涂事,多半是要和uzi绑定出屏的。他和他的职业生涯,曾经那么紧密的缠绕在一起。
这并不是uzi的第一辅助,却依旧被人拿出来反复念叨。
就像zero也不是uzi的最后一个辅助,却依旧被人拿出来念叨。
所以说,好像【uzi的辅助】是个不可多得的殊荣一般。
但是。凭什么是殊荣呢?
察觉到了zero的走神,insec坏心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hello,uzi!”
“在哪儿在哪儿呢?”
反映过来被调戏了,zero涨红了脸去拍老朋友。
下一个转角,uzi和他的辅助迎面走了过来。
两个胖子先是亲切的互相招呼了一下——
“hi,xi zao gou。”
“sb ban deng insec。”
字里行间中透着不可言明的熟稔。终归是同一张床睡出来的交情。
当uzi注意到zero的时候,那人正在扯着自己的刘海。明显太长了,已经遮住了眼睛。
想要帮忙整理发端的手停留在半空中,最后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那人肩膀。“hello,zero。”
zero低垂着脸,乌青的黑眼圈尤其明显。余光中一旁的mata双手抱肩看着他们,笑的轻松惬意。
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和uzi比肩而战的人总是带着骄傲的笑。zero看着向着自己伸出的小胖爪子,却向后退了一步。
昏黄的灯泡很清晰的在地上切割出两片区域。不慎明亮的uzi和不慎明亮的zero分明是两个世界的人。
明显愣了一下之后,uzi很自然的收回了手。说出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言而由衷。“we li hai,jia you。”
“en。”
所以在uzi主动在rank里找他的时候,zero第一反应是拒绝的。
凭什么啊,你比赛赢了我,吃了我的分,还要找我双排。

【您通过了{需要保护的人}的好友请求】
很多人可以在你的世界里肆意妄为。不过是凭着,你喜欢他。
仅此而已。
很久很久以前,还是个小孩子的zero贪玩不肯睡觉。非要缠着妈妈给他讲故事。
在各种各样的故事里,他最喜欢的是灰姑娘。
可是当时还是小孩子的他并不知道。
童话都是讲给孩子的。
而现实中,王子可以随意选择灰姑娘或者公主。
而回灰姑娘只有成为公主后才能嫁给王子。
这好像不对。
但谁也说不清楚哪里不对。
毕竟那是个王子。zero支着下巴神游天外。
这局排的时间有点长了,长到zero以为拳头忘了他们在排。
明明组队里有个辅助的,这么长久的时间简直不科学。
而他并不知道他搞错了一件事,忘了他们的不是拳头而是腾讯。
私聊框闪起,晃过被刘海微微挡住的眼睛。“you like mystik”
没有前言,没有问号,甚至连人家ID都打错了。但是就这样的一句问话成功惊醒了在电脑前昏昏欲睡的zero。
“nonono,he like xiye”
打完了,还小心翼翼地越过自家帅ad去看中单位,未果。
“i ask you like he,or me”
zero忽然想起自己念书的时候,有同班的女孩子悄悄给自己塞情书。可能是太过紧张以至于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情书的作者是谁。
想作出任何回复都没有渠道,他也只好默默的扔掉那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用力甩了甩头,头顶竖起的卷毛跟着快速飘动。
“i like my ad”
对面很久很久没有说话,zero好像都能透过屏幕看到某个小胖子懊恼的搓着自己的脸,或者无助的搅着手指。
当然,最有可能的是他在和各种漂亮的女粉丝聊天,并没有看到他的回话。
暗恋是种什么感觉啊?
怕他知道,却又怕他不知道。
zero苦笑一下,转身准备去进行今天的战术会议时,私聊闪了一下。
“i like my sup too”
your sup is everyone,my ad is uzi
可惜这样的话怎么能轻易说出口呢。zero叹了口气,把打好的字一个一个删掉。
“tabe good,mata good ,but i can beat you”


“tabe good ,mata good,but i miss you”

泪水模糊了眼镜,嘴角却忍不住往上翘。
uzi也喜欢笑呢。
有人喃喃自语的说道。


灰姑娘依旧是灰姑娘,
而王子不再是王子。
童话故事的结尾,
会不会不一样?

====END===

评论(2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