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七夕贺文】【skt全员】四角游戏






每到七月不当人【X


这次七夕贺文是…鬼故事~


掌声在哪里?哎呦哎呦,有话好好说,别扔板砖啊】


嘿,宁宁姐看这里~我完成任务了~


暗黑风,灵异向…


夏日清凉解暑的必备佳品~


你问中元节怎么办啊?


没事~我还有个十日谈的脑洞。


那个要死满十个哟zzzzz


不要上升真人及相关人员。


最后大家一起猜猜有几对cp?嗯哼贵圈真乱】


以上。


 


 


 


 


【skt全员】【七夕贺文】四角游戏


 


 


眼前的场景有种说不出的熟悉,隐约间能认出来这是老基地的阳台。他的眼前站着一个男孩。红色的外套随风摆动着。


不不不不…


他想喊却喊不出声。


男孩甚至回过头对他笑了笑。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多踏出的一步,重物坠落到地面的声音。


永远是他噩梦的最后篇章。


也是新的噩梦的伊始。


—————————————————


bengi揉揉钝痛的头,床边的闹铃依旧聒噪。


烦…


把闹钟顺手扔出窗外。


安静了…可以继续睡了。


这是他这周扔掉的第三个闹钟。


窗边散落的酒瓶,地板上蒙着灰尘,墙上的合影却越发干净出尘。白色的相框里,五个男孩笑的开心,漫天的彩纸卷衬托着举起的奖杯愈发耀眼。


照这张照片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想过一个月后的灾难。


不大的房间再次盈满刺耳的铃声,这次是手机。


不看屏幕也能猜出是谁,bengi扯过电话,烟酒熏染的嗓子早就没了原有的清澈。


“喂?”


电话那头却迟迟没有声音,细弱的电流声流过耳麦,无端竟生出意思阴冷的感觉来。


bengi将手机摔在床上,准备继续睡。


不出意外,电话又响起来了。


“想知道真相吗?”


“你问问他本人不就好了。”


使用了变音器的声音随着手机摔在墙上戛然而止。


碎块混着碎块,安静的躺在一旁的角落里。


bengi将头埋在被子里,过了不知道多久,像是下定了决心,捞起床头的半罐啤酒仰头灌进口里。


一旁的纸篓里,撕碎的纸屑几乎难以辨认,为数不多的几个字被压在一边。


【退役】【合同】【faker】


捡了一身较为干净的衣服换好,随意的在钱包里抓一把零钱就出门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粉丝遇到他,肯定认不出这是三冠王裴性雄。


—————————————


约定好的地方不算很远,甚至在某段时间,这个地方可以被称之为…家。


bengi抬了抬帽檐,一头乱蓬蓬的自来卷被压在帽子下面。楼上的封条早就被撤走了,楼下的水泥地经过冲洗已经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你看,人真是脆弱啊,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bengi颤抖着手摸了摸口袋,还有半包烟。不幸的是没有火机。


他随手将烟盒和烟一起捏碎,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就上了楼。


楼是老式居民楼,没有电梯,甚至好几层楼梯间里的照明灯都坏掉了。


bengi也没想到才过去几年,曾经skt王朝的诞生地就已经如此破败不堪了。


熟门熟路的走到门前,bengi轻轻推了一把门就开了。灯火通明的房间内,坐着三个人。


看到bengi进门,duke微微扬起嘴角:“三冠王到了?还以为你不回来呢。”又对着wolf的方向说道:“你把我们召集到这个鬼地方干什么?”


“不干什么…”wolf扯了扯领口,仿佛周围的空气不够用似的。“今天是个好日子啊,一周前,faker…”


提到这个名字,其他三个都像炸了毛的猫,bang的反应尤其明显,直接冲他吼道:“不许提他!”


wolf被吼了一下,怒极反笑:“faker怎么死的到现在都没个定论,那还不如问问他自己凶手是谁。”


———————————————


这句话说完,房间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奇怪的是反应最激烈的bang居然没有直接反驳他,而是坐在墙角不说话。


bengi这才打量起这个本应该是他最熟悉的房间。电脑外设什么的因为搬基地早就撤走了,办公桌估计也是一起搬走的,只剩下一块块被划伤的地板安静的蒙着尘土。窗口那里明显是被人反复测算过什么,满是胶带的痕迹。


duke挑着眉毛看了看沉默的人们,直接把手举过头顶。“正好我还挺想念…”尾音徒然向上一挑“咱们队的中单的。”


bang也没接他的话茬,只是一双眼睛瞪着wolf。从余光里偷偷观察bengi的反应。


bengi发了一会呆,听到duke的话,也跟着把手举了起来。“我同意。”


bang见票型已经有绝对的优势,只好耸耸肩:“我没意见。”


这时bengi才像想起什么似的接了一嘴:“你想怎么问faker?”


剧本到现在进行的还算顺利,wolf满意的点点头。


“你们听说过…四角游戏吗”


———————————————


四角游戏是一种降灵术,从日本流传开来。


在夜半时分,在一个长方形的空白房间内,将所有灯光灭掉,然后在房间的4个角,每个角站一个人,然后面朝墙角,绝对不要向后看。


游戏开始时,其中一个角的人就向另外一个角走去,轻轻拍一下前面那个人的肩膀,并留在那个角那里。


接着,被拍的人就按照同样的方法向另外一个角走去(大家走的方向是一致的,都顺时针或都逆时针)。然后拍第3个人的肩膀。以此类推。


但是,如果当你走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就要先咳嗽一声,然后越过这个墙角继续向前走,直到见到下一个人。


结束游戏只需要大家一起喊结束了,并拍三下手。


———————————————


“不要向后看啊,可能会看到什么哦。


”wolf特意补充了一句,笑的意味深长。


duke则是一脸关爱zz的表情走到靠近窗子的左面的墙角。bang跟着他走到窗子右边的墙角。wolf走到离开关最近的墙角。剩下的bengi没得选,径直走到了靠近门的墙角。


 


黑暗笼罩,游戏伊始…


—————————————


鬼固然可怕,但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啊。


———————————————


游戏没过多久,bengi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每过五分钟就有人在咳嗽,但是…


脚步声一直没断过!!!


这意味着什么,bengi甚至不敢多想。


他们就这样一圈一圈的走着,房间里除了时不时的咳嗽声,就只有脚步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没人想去结束,也不会有结束。


————————————————


哒、哒、哒、哒…


【你能听见我的低语吗】


哒、哒、哒、哒…


【你能闻到血的甜味吗】


哒、哒、哒、哒…


【你看窗外云在哭泣啊】


哒、哒、哒、哒…


【你看身后的人都在偷着笑啊】


哒、哒、哒、哒…


【是谁把嘴巴捂住不肯说话】


哒、哒、哒、哒…


【是谁躲在暗处眼睛睁大】


哒、哒、哒、哒…


【是谁对角线穿梭不肯停下】


哒、哒、哒、哒…


【谁是我啊,我又是谁啊】


哒、哒、哒、哒…


【谁都可以是我啊,我也可以是你啊】


哒、哒、哒、哒…


【想知道的话,去把房门的把手卸掉吧】


哒、哒、哒、哒…


【想知道的话,就回头看吧】


哒、哒、哒、哒…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哒、哒、哒、哒…


【要永远永远都在一起啊】


哒、哒、哒、哒…


——————————————


棚顶的灯不知道让谁摁开了。光明洒满了这个不大的房间。


bengi下意识将手背在身后。


bang拿开堵住嘴吧的手。


wolf拍拍膝盖上的灰尘。


duke从房间中心默默走回属于自己的墙角。


“谁开的灯?”也不知道是谁在愤怒的询问。


被抓了现行的duke索性直接坐在地上,手里把玩着一把折叠刀:“wolf你可别忘了,咱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wolf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涨红着脸吼回去:“谁tm跟你一条船上的!人是谁杀的大家都清楚!”


“都清楚?”一旁沉默许久的bang开口了,“都清楚你把bengi叫来干嘛?”说着走了过去拍拍wolf的脸,一字一顿的说:“你,真,让,我,恶,心。”


wolf一怒之下直接把bang推到原来的墙角上:“你杀的人你自己给faker赔命去吧!我还不想死!”


duke则亮起刀刃:“没人想死,但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wolf自暴自弃的喊道:“duke你别跟没事人似的,bengi可坐在那儿呢!你看着他的眼睛说,是不是你策划的!”


duke看了一眼bengi,默默的把刀收好放在外套口袋里。他今天穿的和faker跳楼时穿的外套一样,都是skt秋季队服。


bang揉揉后背冷冷的说道:“你别在那儿狗咬狗的。”


wolf像是想起什么忽然笑的不可自抑:“你知道吗?marin和easyhoon在一起了!你气吗?恨吗?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你的!”


一记响亮的耳光炸响在这不大的房间。“我恨自己当初瞎了眼,听信你的话,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是我的就一直是我的!easyhoon都去中国了!凭什么因为这个折磨我!”喊完这句,wolf也像是抽干了力气一样,瘫坐在一旁。与红肿的脸颊对应的是满是血丝的双眼。


bengi坐在一旁看着曾经的队友撕逼。无限怀念被扔在楼下垃圾桶里的半盒烟。


哑然看着这一幕幕闹剧。


这都是什么啊…


原来比哭更难受的是,哭不出来。


灯,倏忽灭了。


———————————


其实有一点duke说错了。


死人会说话啊。


死人永远不会说假话。


——————————————


哒、哒、哒、哒…


【你能听见我的低语吗】


哒、哒、哒、哒…


【你能闻到血的甜味吗】


哒、哒、哒、哒…


【你看窗外云在哭泣啊】


哒、哒、哒、哒…


【你看身后的人都在偷着笑啊】


哒、哒、哒、哒…


【是谁抓不住身边的影子啊】


哒、哒、哒、哒…


【是谁躲在门后暗里着迷啊】


哒、哒、哒、哒…


【是谁爱而不得怨怼于心啊】


哒、哒、哒、哒…


【是他啊,是他啊,也是我啊】


哒、哒、哒、哒…


【想知道的话,就回头看吧】


哒、哒、哒、哒…


【想知道的话,就向前看吧】


哒、哒、哒、哒…


【是谁说过誓言无价】


哒、哒、哒、哒…


【分明就是个笑话】


哒、哒、哒、哒…


—————————————


脸颊上冰凉的一吻,bengi慢慢睁开眼睛。


眼前的faker笑的雀跃。


所有的惊诧,颤栗,不安,愤懑,怨怼,都消失在这个吻里。


bengi转过头去,已经看不到bang 的身影了。duke背着他在门栏上面随风飘着,wolf在角落里瞪大眼睛,左手握着肚子上的刀柄。


“bang呢?”bengi问到。


“窗外啊。”faker回答。


从红色的外套背后,掉出来一个门把手。


faker转身就要走。


“等等,你要去哪儿啊?”


男孩甚至回过头对他笑了笑。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满地都是血污,bengi却毫不犹豫的踩了过去。


多踏出的一步,重物坠落到地面的声音。


看了看不远处,bang还睁着眼睛不甘心的望着天。


bengi对着窗口的位置笑了笑。


 


真好,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


一个年轻的实习警察对着电视叹着气。坐在一旁他的上司笑着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实习警察摇摇头。


电视里的新闻正好放到【S6冠军skt遭团灭,当家选手纷纷自杀究竟是何缘故】。


“好端端的,怎么想不开都自杀了呢。”


上司忍不住笑道。


“你喜欢这个战队吗?”


 


“不啊,我不玩游戏,对这个没研究。”


 


“事情啊永远不要只看表象。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自杀呢?还是被自杀了呢?”


 


“你说对吧?李相赫?”


 


年轻的警官若有所思。


———————END——————


 



评论(1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