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uziXzero】有生之年【14】带球过人总是很危险的

注意避雷!!!

 有abo,有生子,没有车~ 

重度occ,夹带私货严重~

 对,这tm其实是一篇清新小日常。 

感觉我真的是yy很久了导致我写的一气呵成神清气爽~

 理论上he,应该也会he。 哎呦小日常还be真是不能做人了。

ps:不能让真人或者相关人员看到,我还不想吃官司。 

相互尊重是底线【摊手】 

pps:有哪位老司机愿意帮我把小蛋蛋怎么来的过程补上吗【害羞笑】

ppps: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以上。




【uziXzero】有生之年【14】带球过人总是很危险的



做完检查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Omega的临盆期从7个月-10个月不等,虽然医生极力建议尹景燮现在就住院,但是想着明天就是元旦了,这种日子怎么都不想在医院过。所以执意回家了。

从韩国回来之后,简自豪就不让尹景燮自己开车了,要出门的话,给夏助理打电话过来接送,也算是安心一点。

“今天怎么样?misaki有没有很乖?”夏夏问道。尹景燮看着窗外点点头。预产期是来年的2-3月份,他现在还不是很着急。

路过生鲜超市的时候,尹景燮忽然想起简自豪今天说会回家吃,打算买点菜。夏助理拗不过他,只能跟着去了。

毕竟第二天就是元旦,这个时间点还出来买菜的人很少。尹景燮很顺利的就买到了简自豪爱吃的菜。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开始飘雪了。有雪花粘在尹景燮的睫毛上,他一眨眼睛就化成水珠了。

好像哭了似的。

这是上海今年的第一场雪。

“今年的雪下的好晚啊。”尹景燮笑着把袋子交给夏助理。

下一秒,突然就软了身子,眼看着一头就要戗到楼梯上。夏助理下意识拉了他一下才没有一尸两命。

但是尹景燮身子太软了,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后坐力之大把夏夏也带了一个趔趄,扭伤了手肘。

血,染白了白色羽绒服的下摆,看着触目惊心。

尹景燮还想安慰受惊过度的夏助理,可是没等开口,腹部的坠痛就让他昏死过去。

这边刚到家的简自豪接到夏助理的电话,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就跑了出门。

幸运的是,医院真的不远。

不幸的是,这一摔把羊水摔破了。

简自豪跑到急诊室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呆坐在一旁双眼无神的夏夏。肩膀上还吊着绷带。见到简自豪来,夏夏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

简自豪来不及安慰她,就被医生叫了过去。“你是病人家属吧?病人现在情况不太好,孩子也是早产。我们怕有意外想问问您,保大还是保小。”

这个问题从来都是难以抉择的。但是简自豪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拉着医生喊道:“保大人,保大人。”

“好的好的,您不要慌张。现在的情况是您爱人处在昏迷状态,而且后坐力导致孩子有些异位。我们会尽全力的。”

说完医生就回去了,空荡荡的走廊安静的可怕,简自豪看着紧闭的房门,手足无措的像个孩子。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自己是在里面受苦的那个。

这种时候,如果可以用他的命去换手术室里的两个人平安,他肯定是愿意的。

一旁夏夏的哽咽声唤醒了惊慌失措的简自豪,他走过去坐在夏夏旁边。“当时怎么回事啊?”

夏夏哭着把当时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简自豪叹口气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从口袋里摸出烟开始抽。

夏夏从来没见过她们老板抽烟。看到夏助理差异的目光,简自豪笑了一下:“没见过是吗?”

夏夏摇头。

“其实我今天也是第一次抽。这半盒还是喻瑞那个畜生的。”

好像打开了话匣子,就能遏制住心里不详的妄想。简自豪拉着夏夏,从他开始打职业说到他怎么尹景燮留在中国,从i is uzi到mid push,毫无规律毫无章法,只是单纯宣泄自己的恐惧。

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简自豪现在恨不得把所有的中西方的神仙恨不得拜个遍。

如果有用的话。。。

晚上11:00,紧闭了好久的门终于打开了,简自豪腾地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恭喜简先生,父子平安。”

久悬的心终于回归原处,简自豪只觉得双腿一软,直挺挺的倒向后方,好在夏助理及时顶住了。

只是这手肘,怕是要重新包扎一下了。

简自豪悠悠转醒,发现他已经被转移到了病床上了。对面床就是还在昏迷的尹景燮,夏助理趴在尹景燮床头睡着了。两个人中间有个小小温室床。

简自豪挣扎着走过去一看,一个小不点正躺在里面睡觉呢。

好像是察觉到了简自豪在看她,伸了个小懒腰也不睁眼睛,将脸转向简自豪的方向。

皱皱巴巴的小手指触碰到了玻璃罩上,还曲起指关节有心思扣了扣。

简自豪伸出食指,贴在玻璃罩的外面,和她对上了手指。

“你好,简景晏。”

简自豪笑着说。

嗨,宝贝,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TBC---------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