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你是那片无人知晓的净地 【第八结局】

广告第一弹=w=

Myself:

要订书的戳 @keep_your_dream
@keep_your_dream 了解完情况之后,戳群号:330857128


Love is a nightmare


  J.R在蔡光振的门前挂掉电话,他先是伸了一个懒腰才推开房间,首先看到的就是掉在地上的被子,他小心翼翼的走到蔡光振床前,捡起被子盖在睡得正香的蔡光振身上,他跪在蔡光振的床前,静静的注视着蔡光振的睡颜。


  实际上回到美国之后,蔡光振并没有接受手术,而是以静养的名义住进了J.R的别墅里,接受别墅内早就安排好的治疗。只是——


  蔡光振并没有他理想中的越变越好


  他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而且还有了嗜睡的习惯。蔡光振可以在草地上睡上一整天,或是在吃饭过程中突然趴在餐桌上入眠,亦或是在J.R滔滔不绝的讲述关于手稿的灵感时在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


  J.R心知接下来会怎么样的情况下依旧拒绝了医生给他的警告,私心让他放弃把蔡光振送进医院进行手术的念头。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J.R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备注时,不自觉的皱起了眉,他站起来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J.R,光振的情况怎么样了?”刚按了接听键就可以听到电话那头来自李相赫的声音,J.R推开自己的卧室,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熟练的打开桌上的电脑。“相赫……”


  “J.R,是不是……”李相赫听到J.R的声音之后,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他不希望听到的事情,他靠着墙,拿着手机的手却在发抖。


  “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他。”J.R说完这句话,一下子跪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李相赫隐隐约约听到医生在说什么,J.R的反应把他还在心里撒谎的那根弦彻底掐断,他的手机摔在地上他控制不住般的趴在地上。


  J.R看到被挂断的电话,借着桌子重新站了起来,突然的一跪让他膝盖有点吃不消,他关掉了他去医院时录下来的录音,他打开手机的某个软件,发给了一位备注叫阿姨的一大段消息后,关掉了软件。只要把李政贤那关过了,什么都可以结束了,食指擦掉眼泪流下的痕迹,J.R不屑的笑了笑。


  J.R再次推开门时,蔡光振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睡着,J.R坐在蔡光振的床边,因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让他突然有些累,所以他犹豫了片刻才脱掉了外套躺在蔡光振的床边,他注视着蔡光振,将蔡光振的模样深刻的记录在脑海里,他而后,低头轻笑,却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光振呐,你还爱着相赫吗?”


  回答他的只有浅浅的呼吸


  J.R在被子里找到了蔡光振的右手,十指相扣,突出的骨头硌的他生疼,但J.R的脸上却是幸福的表情。


  “午安啊,我的光振。”


  就算蔡光振心里还有李相赫那又怎么样?蔡光振终究还是他的了,原谅他始终没有把蔡光振的近况告诉李相赫。


  人,都是有私心的啊……


                  —END—


这个结局其实我还挺喜欢的,选做标准结局的时候眠,云心,阿清都很反对,最后只好把这个结局当成支线结局。
JP太虐了,比起JF来说他们更加难受,无法在一起,只能相互取暖。
piglet是个深情的人,J.R是个“绝情”的人,所以很多时刻J.R总是在做那个坏人,不难看出他对piglet的用情很深。
J.R的太过现实导致他面对挚爱却无法表白的处境,但这样更好,piglet爱他,但却也不爱他。


所以,


  Love is a nightmare























你确定还要往下看吗?























不要后悔哦
















  J.R站在阳光下,他看着蔡光振和一个年长的女人正在摇椅上愉快的交谈,却没有上前插话的意思,女人似是说了什么,蔡光振看着他说了些什么,女人也望了他一眼,J.R抓了抓脑袋只能将是现在转移别处。


  没过多久,女人却轻声把J.R叫了过来,J.R本想和女人打招呼,看到女人严肃的表情,他心底一沉。


  “贤铉呐,别叫醒光振。”女人扶着靠在他身上的蔡光振的肩膀,J.R颤抖的接过蔡光振,蔡光振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温度,他跪在地上抱着蔡光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表达些什么,喉咙里只能发出野兽失去幼崽的悲鸣声,眼泪顺着他的脸庞落在蔡光振的衣服上,蔡光振表情安详,仿佛在做一个甜美的梦。


  正因为J.R努力忍着要大哭的模样太过难受,女人捂着脸离开了这里,J.R抱着蔡光振的尸体轻声哭泣,过了许久之后,J.R停止了哭泣,他抱着蔡光振语气温柔的拍着他的后背。“光振乖,我们睡一觉起来就有提拉米苏吃了。”


  可是再也没有为了多吃甜点而和他讨价还价的人了。


         Love is a nightmare

评论
热度(6)
  1. 向北有海,未曾安眠Myself 转载了此文字
    广告第一弹=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