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无知者无畏】
骂声还会继续,也许不公平,但梦想也会继续,很公平。---SHR
神,是有时效性的。---CJ
这是最坏的年代,皇者摘下冠冕,王朝坍塌为瓦砾;但这也是最好的年代,希望闪烁在废墟,血脉继承着荣耀。我是见证者,我不会等你回来,我要做的,是陪你沉沦每一秒。---WE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WE.weixiao
老兵不死,终成丰碑。---WE.sky
这是一个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献祭给电竞的男人。无论是头发还是青春---IG.xiaoxiao
这是一个孱弱的赛区,最无力的告别。---RNG.Mata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WE、Zero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NB、cool

【uziXzero】怎么办

为什么没有李荣浩唱的那版啊=-=郁闷

短篇快打的狗蛋,有些丧,越来越写不出小甜饼了,哭唧唧QAQ

国际三禁。

emmmmm暂时没有别的想说的了,估计这段时间偶尔会炸个尸23333

不要太想我~么么哒~





【uziXzero】怎么办


【夜宵吗?老地方。】

接到微信时,尹景夑还挺奇怪的。他把手机摁回到屏保界面,上面写着4月6号。

好吧,虽然不是寿星,到底还是要迁就不是。关上电脑,拿起外套,准备出门。路过ad的座位时,顺走了一包烟,得到一句“阿西吧”作为回应。

“呐,我出门,一会回来。”

领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听说别的地方还在下雪。尹景夑忍不住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破天荒的那人已经坐在角落里等着他了。见到他进门连忙招手:“这里!这里!”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尹景夑有些不适应,不过既然已经出来了再矫情就没意思了,他拉开对面的凳子,坐好,顺手把外套挂在墙上。

还没等尹景夑开口,对面的人已经絮絮叨叨的开始自言自语了,一点也不显得生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话这么多,尹景夑忍住自己想要摇头的冲动。

其实这样的情景尹景夑早就习惯了,开始是因为语言不通搭不上话,只好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后来呢,尹景夑早就可以听懂那些琐碎的故事,却发现这些故事根本没有自己的位置。作为一个旁观者,自然没有置喙的立场。

可是他还是习惯性的听着,笑着,点头。一晃也过去四年了。

趁着对面的小胖子讲到口渴的间隙,尹景夑终于说了第一句话:“还没祝你生日快乐啊,uzi。”

夹菜的手顿了一下,小胖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寄了礼物到基地了嘛,真的好谢谢你,每年生日都记得呢。”

尹景夑笑着摆摆手,要是他知道简自豪会约他吃饭,也不会选择寄送礼物了。

角落里的光有些昏暗,喝了些酒的尹景夑觉得有些困顿,但是看到对面兴致正好,话题也从生活上的事变成了狗子,再变成了比赛的事,还没有停下的趋势。尹景夑只好抬手从外套中摸出那盒烟。

简自豪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任性的劈手拿过烟,看着尹景夑有些错愕的脸,瘪了瘪嘴,最后只憋出一句:“吸烟有害健康。”

尹景夑忍不住笑出声。他抽烟,还是简自豪教的。。。

现在到轮到他教训他,抽烟不好了。

抽烟是不好,不过他也抽了四年多了,不是吗?

暗蓝色的烟盒就这样被撇在桌子角落,尹景夑低头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大量的气泡冲撞着口腔,最终带着无用的挣扎流进了胃中。

打火机的声音在嘈杂的小店中其实一点都不明显,不过尹景夑还是听到了。他抬头,发现简自豪已经点起了一颗烟。

emmmmmm。。。尹景夑耸了耸肩。“吸烟有害健康。”他说。

简自豪出乎意料的没有回怼回去,而是把打火机扔到他面前。尹景夑也没客气的理由,叼着烟拨弄着烟盒,等着简自豪再次先开口。

他肯定有话说,他笃定的想到。

只是烟都要燃到底了,简自豪才开口说。

“怎么办。”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问的尹景夑一愣。

到底还是要不要继续打下去的问题。简自豪狠狠吸了一口烟,再吐出的烟雾模糊了尹景夑的眼镜。

不过“怎么办”这个词已经离开尹景夑的生活很久了。他最后一次说“怎么办”已经过去了三年零五个月。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得有些多,尹景夑突然觉得有些缺氧。将抽完的烟蒂摁在烟灰缸里,他有点了一根。利弊分析这些东西无论是尹景夑还是简自豪,都已经听过太多太多了,已经没意义了。

“所以说,怎么办啊?”尹景夑学着他的话又说了一遍,“你还想打吗?”

沉默,混着烟雾,越发难捱。

“想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简自豪酒喝得太多了,牙缝中挤出的字带着浓重的鼻音,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简自豪低着头,整张脸埋在灯光的暗影中。

尹景夑抬起的手,伴随着那人颤抖的肩膀,停顿在空中。然后,再一寸一寸的收回到桌子上。任由那人将自己的压力都爆发出来。

听说抽过烟之后再喝酒,会觉得很苦。尹景夑咂咂嘴,真苦。

最后,尹景夑的手还是缓慢的按压在简自豪的头上,将他的呆毛安抚下去,顺手将纸巾塞在他手心。

“无论怎样都好,你开心就好。”

所以说,你这个人,要怎么办呐。

剩下的叹息就安静的飘散在夜里。

拿着东西离开时,简自豪还垂着头坐着,尹景夑也并不打算打扰他。只是错身瞬间,简自豪还是叫住了他。

“烟,戒了吧。”

尹景夑的脚步停下来。

“好。”

站在街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尹景夑忽然想起一句曾经他看不懂的中文。

【爱已没了,牵挂还在,最疼。】

嗯,是挺疼的。他笑。



========END=========


【贺文】【uziXzero】且以情深共白首

祝鹿鹿同学生日快乐~【虽然是明天生日23333
好久没写东西了,水平下降的厉害,这个段子写的也着急,没咋捉虫和调语病,我自己先笑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估计最近会恢复更新,三次元的事情终于都忙得差不多了,真的是累的骨头疼
国际惯例三禁哈~最近严打,可怜可怜我这个老阿姨啊QAQ
以上。

【uziXzero】且以情深共白首



【难得和男友一起出去玩,但是他总看手机怎么办?急,在线等。】
这是今天尹景燮第200次看到简自豪偷偷背着他看手机了。每次到是就看一下屏幕,再迅速关掉,也不进行其它操作。
第100次的时候尹景燮还试着问过他在看什么,得到的是语焉不详的回复,每个毛孔都透露着敷衍。哼,还不是仗着自己脾气好罢了。尹景...

【uziXzero】【my boy 真实结局】憾事

1、憾事其实是my boy的最初题目。

2、这个true ending是刚开始构思的时候就有了,只是当成贺文来写不太好,不喜欢be的小伙伴不要看。

3、国际三禁,重度occ,重度三观崩坏。

4、成功的把自己心态写崩了。。。

5、好像蛋蛋刚公布恋情我就这么搞他不太好。【丧心病狂的后妈的反思。。。。】


【uziXzero】 憾事


my boy:

http://mutedy.lofter.com/post/1d250c4b_117c102a



彻底没了力气的uzi也顾不得形态,大咧咧的躺在一侧,而zero则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躺在另一侧。


厚重的...

【uziXzero】【r18】my boy

年更型动作场司机前来报到QAQ

果然开车能要我的命。。。那啥,虽然不好吃,但是我字数多啊,5500呢!!!!【比我的普通小短文还多

总算是没败人品,按时写出来了,肾有点疼,求安慰QAQ

【所以为什么那么多人想看狗蛋肉呢???为什么呢???肾疼QAQ】

链接走评论,就先这样吧,希望rp爆发不被屏蔽【拜托拜托

【mysticXxiye】没头脑和不高兴(下)



这次补上了bgm,抖腿向的歌。
照例国际三禁,小甜饼没啥避雷的。
终于不鸽了一回233333按时写完了。
emmmmmm…给大家拜个早年~大家有缘再见2333333~




【mysticXxiye】没头脑和不高兴(下)


//06
没头脑先生不愧为没头脑先生,虽然队友的话他能懂个七七八八,但口头禅永远是那几句“我爱你”“爸爸”“kimoji”“救我”和“阿西吧”。
他总是对不高兴先生说“我爱你”,对养儿子先生说“爸爸”,对养龙先生说“kimoji”,对养狗先生说“阿西吧”。只是不高兴先生听到他这么叫总是不高兴的回一句:“我爱你妹!”
没头脑先生有妹妹,没头脑先生有两个妹妹,没头脑先生有两个好看的妹妹。
他,喜欢,我妹妹?没头脑先生努力思考着,俊秀的五官皱的熨都熨不开,以至于他都吃不下养狗先生做的夜宵了。
养狗先生不光狗养的好,他致力于把所有能养的生物都养的白白胖胖的。所以没头脑先生不高兴时,他也跟着很苦恼。
“我爱你妹是什么意思?”没头脑先生忽然想到养狗先生比他早学语言,而且学的比他好,一定会明白不高兴先生的意思。
“emmmm”养狗先生仔细想了想,决定告诉没头脑先生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傲娇,你懂?”
没头脑先生不愧为没头脑先生,这个词他用了整整一下午时间来理解,不过好在他懂了。
“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妹啊!走开走开!”
这已经是基地的日常了。养狗先生耸了耸肩。

//07
今天是不高兴先生的生日,而且这个生日标志着不高兴先生成年了。
成年了就能做好多以前不能做的事情。比如去网吧,比如喝酒。
不高兴先生今天很高兴,被大家趁机灌了不少的酒。他抓着没头脑先生的衣角,就知道嘿嘿嘿傻笑,看上去他才是没头脑。
而没头脑先生看上去不高兴。
就算成年了也不该喝酒的。他气鼓鼓的想。也不知道谁一放假回家就泡酒吧哟,啧啧。
聚会结束的时候,没头脑先生送不高兴先生回房间,快到门口的时候不高兴先生用力拽住他的手。
“你怎么不高兴了?”
“我没有…”
“说谎!”
没头脑先生挠了挠脑壳,也想不出不高兴先生怎么看出他说谎了。“喝酒不好!”
不高兴先生明显怔住了,猛的蹲了下来,双臂抱着头狂笑不止,杠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走廊里经久不息。
没头脑先生开始又些懊恼,但是看到不高兴先生笑的那么开心,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养龙先生顶着黑眼圈控诉他们两个,并且拒绝买不高兴先生的糖果,限时一天。

//08
没头脑先生每天出门买烟时都会路过一家栗子店。
不高兴先生酷爱吃栗子,一包五元的栗子他能吃一天。很多不高兴先生的迷妹都打算开个栗子店来养他。
可是不高兴先生不高兴用自己的钱去买栗子,他的乐趣在于套路别人给他买栗子,基地里的人没有不遭殃的。
今天轮到没头脑先生遭殃了。本来rank中因为辅助酷酷的出去游走了,对方的打野视他为砧板上的肉,时时刻刻阴森森的在他附近的草丛晃荡,所以没头脑先生只能向中路的不高兴先生求助。
“爸爸~救我~”
中路的不高兴先生也不着急,只是慢悠悠的切过去看了一眼:“十块钱栗子。”
“爸爸QAQ~”
“二十块钱的。”
“…,…okok,快来”
最后的结果呢,是两个人抱团死在了防御塔下面。
“我爱你爸爸QAQ”
不高兴先生吐了吐舌头:“我爱你妹!别忘了我的栗子啊!”
而当天晚上的夜宵,没头脑先生掏腰包请大家吃栗子吃了个饱。之后很长时间,不高兴先生都没再套路别人买栗子了。

//09身高
众所周知,没头脑先生挺高的,至少在他们队里他算高的。
而不高兴先生自从上次过生日之后,就好像没再张高了。就连新来的小辅助也比他高,这让不高兴先生更加不高兴了。
最气的是没头脑先生还总用手比量他们之间的身高差。

……
长的高了不起啊!
这样想着,不高兴先生踮起脚尖想要拍一下没头脑先生的脑袋。
拍不到…
于是不高兴先生跳起来拍了一下没头脑先生的头顶。
“干嘛啊~”没头脑先生连忙捂住自己的脑袋,刚吹的发型可不能乱。
“没,没什么。”不高兴先生赶忙转过身拍养狗先生的西瓜头。稍微踮起脚尖就拍到了。
所以说张那么高有什么好,还不是没头脑。不高兴先生小声的腹诽着。
所以说我什么时候才能长高一点呢?不高兴先生暗自忧愁着。

//10
虽然不高兴先生总是嫌弃没头脑先生没头脑,但大家都知道这只是口头上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不高兴先生真的开始指责没头脑先生,这就让大家很没头脑了。
养儿子先生出去接了些热水,回到训练室就发觉气氛不对。他暗戳戳的问养龙先生怎么了。
“他”养龙先生悄悄的指着不高兴先生说“刚才复盘的时候,说了他。”养龙先生又把指尖转向了没头脑先生,“说他不应该跳到对面脸上,导致被秒了,然后输了团战。他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所以两个人吵了几句。”
养儿子先生有些诧异,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接下来的一小天,整个训练室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失去了没头脑先生的嚎叫和不高兴先生的小声逼逼,大家都不是很习惯。
养儿子先生想,如果明天还没和好,他就去找不高兴先生谈谈。
晚餐时,不高兴先生照惯例还是坐在没头脑先生左手边。出乎意料的安静,大家都在有意无意的看着他们两个。
没头脑先生先动筷子了。他夹了一块红烧肉。
“你要吃吗?”
不高兴先生很自然的用碗接住了。“要。”
连和好都这么别扭。养儿子先生看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忍住没笑出来。

—————暂时end—————

【mysticXxiye】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忘了加bgm了!!!单行线的love run outs,下的时候会加上【X


算是we小组赛出线的贺文吧,很抱歉都要打八强了才发出来【X
睡不着的小脑洞,其实这个文应该有个兄弟篇【冰爽哥布林与中央空调】。只是可惜16年的时候写一半就写不下去了【X
emmmmm…国际惯例三禁吧,小甜文没啥雷点【除了短
先这样吧,明天见~

【mysticXxiye】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01
不高兴先生第一次见到没头脑先生的时候,他还顶着一头小黄毛。
活像个没头脑的稻草人,不高兴先生这样想着,没头脑先生忽然没头没脑的走近了他,这时不高兴先生才发现自己需要仰视没头脑先生,这让他万分的不高兴。
然而没头脑先生并没有发现不...

【uziXzero】有生之年【15】奶爸的初体验

一年前写的23333333

明天更16,想看什么都行,请评论区点梗。

说到做到【flag】


—————————我是正直的分割线————————


【uziXzero】有生之年【15】奶爸的初体验

这是简自豪过的最忙碌的一个元旦,以至于他根本没意识到今天是元旦。
先是打电话给双方父母,并极力说服他们不要打飞机来了。这个是很早以前就和尹景燮商量好的,他们从文化、语言、生活习惯等方面进行探讨,最后得出了“孩子交给他们自己和月嫂带”。可是这么对思念孙女的长辈们来说没有一点力度,简自豪只好又答应说过年一定把孩子带给双方长辈看,这才算是暂时安抚住。
紧接着简自豪赶紧给喻瑞和张洪伟打电话,他...

【uziXzero】无辄(上)



欠q爹的文现在才补一半…【q爹你看我跪的乖巧嘛】
动辄生死离别的爱恋写的太多了,忽然觉得年少的很纯粹的感情也很明媚动人。可惜好久没写东西了,水平跟不上,凑合看吧2333333
先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快乐,大吉大利,今晚…啊呸【X
有缘再见23333333~

【uziXzero】无辄(上)


尹景夑看了看手表,还好还好,才十一点而已。。。。。
好个鬼啊!他愤愤然的将笔纸一股脑的灌进书包里。这两天准备比赛,每天都要泡画室。不过今天确实是太累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自己还不知道。
速度收拾好书包,尹景夑有些忧愁的看了眼窗外黑透了的天。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出校门了。实在不行就翻墙好了。
他将画室的门锁好,转身跺了跺脚,然而灯并没有按照他的希望那样的亮起来。又不是家里的小区,哪儿来的声控灯啊喂。
没有一点光亮的走廊,周围沉默的有些可怕。
在有些特定的情况下,人的记忆力总是出奇的好。尹景夑不自觉的想起之前学姐跟他讲的那个校园怪谈。
“你知道嘛?学校实验楼的三楼楼梯,在白天数的时候是十二阶,但是到了晚上就会变成十三阶哦。”学姐说完还故意向他眨了眨眼睛。
学校总是流传着一些其实自己实验一下就能知道真假的怪谈,然而学生们正是处于想象力发达的年纪,一个两个说的跟真事似的。只是这个时候。。。
尹景夑有些绝望的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假装看不到右上角已经变红的电量。
有些事就算知道是假的,在特殊情况下也显得异常真实呢。战战兢兢的下了两层楼,正好走到传说中的那段楼梯,尹景夑觉得自己的每根汗毛都倒立起来。头一次感觉到上海的盛夏天居然如此凉爽。
“一,二,三。。。十”背后忽然有股力量把他从楼梯上推下去,有个有些稚嫩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恶灵退散!!!!”
莫名被摔下楼梯的尹景夑也顾不得查看膝盖是不是摔坏了,连忙抓起手机照向楼梯口,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你。。。你是。。。是人是鬼?!”
静谧的走廊里回荡起奇怪的回声“是人。。。是鬼。。。鬼。。。”
“我是你爷爷!!!”
事后他仔细的想了想,要是鬼的话,并不会喊‘恶灵退散’这么中二的台词吧。
顺着光亮看过去,尹景夑先是看到了一双运动鞋,紧接着是和他一样的傻不拉几的校服,在往上是一张皱在一起的脸和一双快要哭了的眼睛,还有高举的雨伞。。。
他连忙又照向了运动鞋,这回清楚的看到了映在楼梯上的影子。还好还好,是人。。。尹景夑这才放下手机。
“你推我干什么啊?”那人重重的喘口气,毫不在意的挨着尹景夑坐了下来,完全没想到一分钟前还是他把尹景夑推下楼梯的。“都这个点了,我还以为整个楼就我一个人呢,突然听到脚步声。。。我当然害怕了?”
尹景夑一边卷起裤脚一边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鬼的话你也推不动好吧?”布料摩擦膝盖,有些刺痛,估计是伤到了。一旁跪坐的很乖巧的简自豪见到真的出血了,连忙道歉:“我是一年四班的简自豪,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
看着简自豪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尹景燮不知怎的心情大好,故意伸出手给他:“我走不了了你抱吧?”
“…啊?”简自豪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尖。
“…噗哈哈哈哈哈~逗你的,这么点小伤没事的。”尹景燮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衣角上的土。不过一走路还是透露了其实很疼的事实。
简自豪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伸出手将尹景燮半揽过来,扶着他向下走。
黑夜好像也不那么可怕了呢。
事情过去几天了,比赛的日子也一天天渐近。尹景燮依旧每天那个时间离开画室,不过再也没有见到简自豪。可能是这段时间他作业完成的不错吧?尹景燮低着头喝着果汁,对面的崔仁石唠唠叨叨的数落着他不注意自己的安全。
“尹学长!”尹景燮闻声抬头,居然是简自豪。“诶?好巧啊?”食堂里依旧人流不息,简自豪弯了弯眼角:“真巧在这碰到学长,这个药膏是外敷的,一日三次;这个药是口服的,一日四次,千万别忘了。”说完急匆匆的就走了。
尹景燮将接过来的药放在桌子上,稍微挡住了点崔仁石的眼神。“这小子就是把你推下楼的那个?”“好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崔仁石也不看他,盯着桌子上的药出神:“他怎么知道你在食堂呢?”
“谁知道呢。”尹景燮支着下巴看向窗外,正好看着简自豪和同学打闹着往教学楼走。
真巧啊……
“简自豪!有人找!”简自豪抬起睡出褶儿的脸,一脸迷茫的看向门口,刚过午睡,这个点能是谁来找他啊?
没想到居然是尹景燮。“谢谢你,前几天的药很好用。”简自豪这才想起自己当时一着急就自报家门来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甩了甩校服袖子:“好用就行。学长这是有事呀?”
“嗯…是想摆脱你点事。比赛结束了老师说可以放我出去写生,但是一个画室的同学这周都有小考,想问问你能不能陪我去。”
“啊!好说好说。”简自豪连忙拍着胸脯保证。“去哪儿啊?”
“南山。”
简自豪歪了歪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尹景燮看,过了一会忽然笑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小虎牙。
“好呀。”
尹景燮觉得,那天的阳光真耀眼。
—————TBC—————

【微博吐槽体】在上千赞中准确找到绯闻对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游戏作23333仿的是微博吐槽体,写的不大好大家轻喷23333
cp大家猜啦~嘿嘿嘿恶趣味
国际三禁!!!
就酱~回见啦~

—————战鸽氏族,永不为奴!!—————

国内李易峰!!!求打码翻牌!!
题目就叫做:【在上千赞中准确找到绯闻对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好了。

吐槽君好。第一次投稿有点紧张。
本人坐标某一线郊区,颜值和事情没关系就不说了。绯闻对象就叫z吧。
先说前提吧。z和我是同事,比我大三岁所以一直很照顾我,但是当时比较不懂事,做的很多事都没考虑过z。不过z不太在乎还总是对我特别好,就算不在一起工作了也总能听到他夸我,所以周围的人都戏称z是我的绯闻对象。
说正事。因为工作原因,我几乎不用微博。z的中文水平不...

2017-08-07 /  标签 : lol同人 14 17

【xiaohuXwuxin】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全文】
















这是欠阿吟的文。终于写完了欧耶!








强烈推荐bgm: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国际三禁。








以上。
























【虎心】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0.








——城哥,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是吗?也许是上辈子吧。
















1.








王城快步跑进楼门口,水珠从前两天才剪好的刘海末梢划过,滴落在地砖上,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没想到出门买盒烟就能遇到下雨,王城烦躁的甩甩头上的水,摸出钥匙开了门。








门口有双不认识的鞋,应该是有外人在吧。王城想着,下意识拍了拍湿了一片的衬衫。








开了训练室的门,一个穿着兜帽衫的人不知道在和刘世宇谈什么,笑成了一团。教练看到刚回来的王城,赶紧上前拉住他。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原来gt的小虎,现在加入king担任中单位了。以后你们就是队友了。”








穿着兜帽衫的男孩转过身,嘴角带着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笑说道:“你好,我是小虎。。。我,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啊?”








王城看着他的笑一点点凝固在嘴角,伸出微凉的指尖,在他手心轻轻一点。“你好,king的无心。”然后落荒而逃的跑出屋子。








关了门还能听到教练在一旁安慰着不知所措的小虎:“没事没事,这孩子就是害羞,以后熟了就好了。”








2.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雨淋了就会感冒。王城只觉得自己现在嗓子疼的说不出话来。半睡半醒间,好像又听到谁在问。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梦中的自己也是微笑着伸出手:“是吗?我也觉得你很眼熟。”








下一秒,放大版李元浩的脸出现在了王城的眼前。“城哥,你是发烧了吗?”








王城挣扎着想起身喝口水,李元浩先他一步把半杯温水放在他的手上。“来,喝了水吃点药吧。”








喝了水的嗓子虽然沙哑异常,但终究是能说话了。王城半坐起来倚在床头,等着李元浩的问话。








“城哥,你为什么老躲着我啊?”李元浩也毫不客气的挨着王城坐下。“我真的觉得你很眼熟啊。”








“你原来在谜底待过吧。”看着李元浩恍然的表情,王城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我是原来给小傲打替补的那个。”








“哦哦哦哦哦,我说的嘛。原来我们曾经也是队友诶。那你为什么打了一周就走了啊?”








王城把脑袋也缩进了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你哪儿来那么多的为什么?。。我要睡觉了。”








李元浩也就不再问什么,把王城的床头灯摁灭后光脚跑回自己的床上。








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冲着王城的床说到:“晚安,城哥。”








“晚安。”声音依旧闷闷的,不痛快。








3.








刘世宇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有立场的人。








但是不是在小龙虾面前。








“他那个逼人很好啊,肯定不是对你有意见的。”刘世宇瞟了一眼正在拿筷子头戳小龙虾的头的李元浩,只觉得肉痛。“他不说你们曾经一个队过吗?你是不是得罪过他啊?”








李元浩撇了撇嘴,无视刘世宇的眼神继续戳小龙虾的头:“没有啊。我都不记得他了。。。要不怎么只觉得见过他呢?”








“是哈。。。没事,回头我问问这个逼就好了。嗨呀,可能是最近失恋了。”








李元浩看着刘世宇那满是辣油的塑料手套,忽然觉得其实这顿饭应该把王城也叫出来的。








也许当面问清楚了就好了。








4.








日子还是流水般的过,引进了李元浩的king成绩虽说不是很好,但是难得团队氛围不错。








更难得的是在李元浩的不懈努力下,王城对他终于没有那么冷淡了。虽然也称不上热络。








但是,至少不会在他黏过来的时候一把推开。李元浩觉得,这就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








李元浩粘人,这件事整个lpl职业圈都知道了,而且偏偏喜欢黏王城。也因为这个,被刘世宇嘲笑为抖m。








抖个p的m,城哥又不是抖s。说着李元浩的左手很自然的就放在王城的肩膀上。








哎呦,没眼看了。刘世宇把眼睛捂住。你这个逼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为什么啊!








全世界都充满着恋爱的酸腐气息,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5.








在翻手机看到李元浩的采访时,王城只觉得自己右眼皮疯狂跳。果不其然,李元浩像是个背后灵似抱住了他。“城哥看什么呢?难得城哥约我出来吃饭,别老是低着头啊。”








“没什么啊。看你的采访呢。话说你真的是个双?”王城垂下眼睛,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机。








李元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莫名的笑的瘫到在王城怀里。“怎么了城哥,你害怕了?”








王城抿抿嘴没说话,垂下的睫毛在灯光的映照下异常好看。“吃你的饭。”顺手把一个拨好的小龙虾塞进李元浩的嘴里。又忍不住曲起白皙的手指去戳他微微鼓起的脸颊。








李元浩到不在意的笑起来,瞥到他手指还沾着拨小龙虾时的辣油,将王城过于纤细的手指感到口中舔舐干净。








故意用力卡着王城想要抽回的手腕,笑着嘟囔着:“城哥太瘦了。多吃点才能长胖啊。”








真的是,太瘦了。








6、








春季赛结束,大家出门聚餐。李元浩喝醉了。喝醉了的他跟个树袋熊一样挂在王城的肩膀上死活不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哪儿来的黑色的猪啊!太tm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关到动物,动物园去啊!嗷…”刘世宇喝点满面红光,嗨到天上去了。








就是时不时需要乐毅给他递呕吐袋。








王城也不是很清醒,六瓶啤酒搞得他现在只想睡觉。混混沌沌的盯着刘世宇的豁牙,像只撞了树桩的兔子。








越想越好笑,最后竟然呆呆的笑到哭了。








忽的眼前一黑,再睁眼原来是李元浩用手心盖住了他的眼睛。








肩膀上的人像个孩子似的撒娇:“城哥,城哥,咱们回家吧。冷。”








王城眯起眼睛,像是在用力理解他的话。








“好啊!回家!咱们回家。”








7、








只是,所谓的家,早已风雨飘摇。








李元浩从混沌中醒来,用力的甩甩头,视线从模糊到清晰,只看到王城一个人半倚在墙边,目光落在落地窗之外。








“城哥,地上凉。”李元浩刚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的厉害,突然有些慌张起来。








“恩。没事。”王城倒是不以为然,将后脑抵在身后的墙壁上。








“呐,我说。。。”李元浩刚拿起水杯,王城就开了口。“现在的上海,都看不到星星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李元浩扯着被子半跪在地板上,将王城小心翼翼的环入怀中。王城瑟缩了一下,拉扯间漏出了锁骨上青涩的吻痕。“以前在谜底的时候也看不到。”








“胡说,以前在谜底的时候能看到。”








“看不到!”








“能看到!”








王城回头,用冰凉的指尖轻轻戳破李元浩嘟起的嘴:“那你指给我看啊。”








视线忽然被从后方伸出的手覆盖住。耳畔响起李元浩独有的有些软糯的声线:“城哥,看到了吗?看到星星了吗?”








透过手指的间隙,漏出的光源是对面楼上施工所用的探照灯。但是又和平时的灯光不太一样,仿佛笼着一层光晕,整个世界都显得温柔起来。








这种时候好像提出什么要求,都会不自觉的应和下来。








“恩。。。看到了。”








和窗外的嘈杂不同,房间内宁谧的可怕。








“城哥,不要走好不好,不要去shr,不要去别的队伍,我们还在一起打比赛好不好。”








。。。








。。。。。。








“好呀。”








闭上眼睛,好像就能听到,烟火被点燃的声音。








8、








可是“在一起打比赛”又不是“在一起”。








这一点王城觉得自己看的还是蛮清楚的。








面对刘世宇的欲言又止,王城还能淡定的喝着酸梅汤。“怎么?你把我约出来就是为了看你吃不下小龙虾?”








刘世宇一挑眉,示威似的往嘴里塞了几块虾肉。“你个逼逼,我请你吃饭还那么多废话。”








“不不不,你是来请我喝酸梅汤的。”王城笑着又抿了一口杯中的液体。“我看你也吃的差不多了,小心被肚子里的话噎死哦。”








刘世宇故作淡定的摘下手套,手里团了团湿巾:“丢大龙那事你别怪我。”








“恩,知道知道,不是你的锅。”








“皇族的人在和喻瑞联系。”








“恩,我知道。”








“听说还找了宣告那个gay。”








“哦。知道了。”








“。。。昨天。。。他们联系了小狗。”








无辜的玻璃杯在空中滑翔出自由的弧度,落地地上,粉身碎骨。








王城低下头,拿着纸巾反复擦拭着裤脚上沾到的酸梅汁。








刘世宇也低着头不说话。








服务员手脚麻利的更换杯子过后,要重新添加酸梅汤。被王城制止了。“给我一杯白开水吧。”








新的杯子在玻璃吊灯的映衬下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王城若无其事的一饮而尽,清凉的液体中和口中麻辣的错感。








还挺清爽的。








“你这个逼!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刘世宇终于一拍桌子,震掉了一颗小龙虾的头。“我知道你合同还没签!我去和战队说,如果你不是首发,那我和你一起板凳!”








“别闹,香锅,别和高层闹。”王城从口袋中拿出一沓纸,一张一张的仔细铺在桌面没有油迹的地方:“合同我已经签了。替补合同。”








刘世宇挫败的收起了手机:“我的亲哥哥,我的亲城哥。你傻不傻?就为了那个逼。。。值得吗?”








“不知道啊。但是自己选的,只能一错到底了。”








灯光下,薄如蝉翼的纸张,仿佛一戳及破。








9、








其实没过多久,王城就后悔了。








s6的折戟让大家都闷闷不乐,特别是李元浩。








和刘世宇谈完的当天,王城就把自己的外设搬去了楼上。总比等着别人撵自己要好,王城平静的想到。








而简自豪的到来也产生了不错的化学反应。况且除了游戏,他也是个没什么骨气的吃货,作为室友的王城只要每天定时投喂给他李子园,他总是围前围后的喊城哥。








刚开始的时候,李元浩还总到楼上看王城。可是渐渐的随着比赛的进程越来越吃紧,他到楼上的次数也慢慢的减少。关于李元浩的近况,更多的是从简自豪口中知道的。








李元浩有了女朋友,也是从简自豪口中知道的。








说起来,王城身边的女人一直没断过。一二十岁,泰迪的年纪,相比感情忠诚,肉体忠诚显然是更难保持的。








况且王城也没权利插手李元浩的感情生活。








说到底,不过是跑友的关系。王城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喝掉更多的酒,抽掉更多的烟。








“你说,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啊?”








“没事,你李子园够吃吗?我要出门买烟,给你带几包回来啊?”








“啊,好好好,谢谢城哥~”








小胖子亲昵的扑上来,将王城撞了一个趔趄。小胖爪子在王城的腰上胡抓着:“城哥太瘦了,要多吃点肉啊。”








刚想打掉不安分的小蹄子,转眼看到拐角处站着的李元浩,停在半空中的手不留痕迹的回身捏了捏小胖子脸颊上的肉。“你该减肥了,过几天新队友就要报道,你这么样可不行。呐,我只给你买两袋。”








再回头,拐角处已经空无一人。








10、








别人的性取向是什么时候确定的,王城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觉醒,是关于李元浩的,一个年纪还没到十六岁的小孩子。








当他醒来感觉被人钉在床上,下身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已经变得不可描述时,王城只觉得现在跑路还来的及。








所以他跑了,也顾不得姿态是不是优雅,理由是不是充分。好在当时他水平还可以,也不怕没地方接收他。








可惜世界真的小,这个破圈子也小。兜兜转转,该遇到的逃不掉,该错过的也见不着。李元浩还是遇到了王城,王城还是不会再见李元浩。








想通了这点,王城忽然觉得自己没那么难受了。脚下和头顶都有一片星空浩渺,夜风吹过耳畔,好像李元浩的低语。








“我和他没关系!”








“干干净净的我还要和你怎么解释?”








“宝贝你听谁说的?没有的事。。。”








。。。








“好吧好吧,我发誓!我从来没爱过王城。可以了吧?”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








王城捂住耳朵,慢慢的蹲下身。目之所及的地方,施工的痕迹到处都是。只是原来摆放探照灯的地方,空空荡荡的。一如他的心。








所以说失恋的人真的可怕,就算是恐高也可以爬到天台上吹冷风。








有一颗水珠砸到灰蒙蒙的水泥地上,混着灰尘迅速凝结成一个小灰球。然后第二颗、第三颗。。。








王城很恍然的摸了摸脸,才发觉自己居然哭了。








真没出息,居然哭了。








他将头埋进两个膝盖中间,拨通了李元浩的电话。








电话几乎是秒接。怕是还在闹脾气吧。王城想。








如果我不存在了,应该会有人幸福吧。








“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好呀,当然好了。








王城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离开谜底吗?”








“现在我告诉。”








“因为我爱上你了啊。”








“高兴吗?”








接着,李元浩的电话传来漫长的,划过空气的声音。








最后是断线。








嘟。嘟。嘟。嘟。。。








11、








空无一人的街道,雾蒙蒙的,到处都看不真切。








王城一个人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喊他。








他回过头,却发现黑洞一样的东西马上就要吞噬了他。








王城想喊,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转眼间,黑洞已经吞噬了他半个身子。








他终于喊了出来。








“李元浩!!!”








空无一人的街道,依旧雾蒙蒙的,看不真切。








12、








——城哥,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是吗?也许是上辈子吧。








13、








“哎呀!你呀。。。”








刘世宇看着对面喝着酸梅汤的人,一肚子话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只是叹口气,有把头埋进成山似的小龙虾壳后面。








“吃你的吧。”那人也不急,一杯酸梅汤喝的慢慢悠悠,多久了也没见底。








“大白天见鬼了还不允许我缓缓神?”刘世宇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你这个逼…是活人吧?”








额头挨了一巴掌,刘世宇有点委屈的瘪瘪嘴,“你又打我。”








“鬼能打到你?”那人不怒反笑。“他。。。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死活不结婚。怕你报复他吧?我就觉得你不能跳楼,你这个逼看着像是纸糊的,其实结实着呢。。。哎!王城你这个逼!怎么又打爸爸我啊!”








“你嘴欠~”








王城转头看向窗外,不着痕迹的叹口气。








我爱极了你,也恨极了你。








可李元浩。到最后,我还是只有你。








要是我从来没见过你,多好。








—————END————









上一页 1/14